海棠褒姒。

神仙鱼为渡大海宁断魂。

【皇权富贵】霍格沃兹·一段校史(01)

HP设定,格兰芬多丞x斯莱特林昊。

没有小红心和评论就不会想写要更新!(真实赌气)

看到范丞丞的时候,黄明昊没忍住吹了声口哨。

当然,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范丞丞的名字,只是单纯因为眼睛得到抚慰而感到由衷快乐。他拆了一包巧克力蛙,把包装袋里附赠的邓不利多塞进长袍里,第七张了――黄明昊忧愁地想,到底什么时候我才能抽到我日思夜想的萨拉查?

他的忧愁只持续了短短一瞬――黄明昊愣愣地站在站台上,身边是满满当当的大箱子和半袋子刚从对角巷买来的大釜蛋糕,巫师帽斜斜地挂在头顶。黄明昊觉得一切都乱糟糟的,而他的猫祖宗汀汀还一直不知收敛地在他脚边绕着圈――而且,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个红头发的,个子很高的,长...

潮生

《潮生》

民国背景,长,一发完结。

00

中原中也非常讨厌太宰治,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开始。

01

中原中也记得他小时候的很多事,譬如有那么几年家主突然对风水八卦十分热衷,先是在中原家后院开了一方连着曲折河道的池塘美名其曰“外洋开阔,福禄延绵”,后来又在房屋侧边修了座假山,自以为应上了所谓的“前有案山”,中原中也上的是新学,对于《易经》那一套已经不太感冒,他小小年纪,虽不能清晰说出个封建迷信的危害一二三四五,却也在心里暗暗发笑――原因无他,中原中也抱着些许少年人的顽劣,不怀好意地猜测,家主是不是连睡觉之前都还要卜一套六爻?

他至今记得第一次见到太宰治的情形,那天的天气有点阴沉,像要下雨...

恋无可恋


您好,医生。我是您今天的病人,这是我的预约号码。

我不想说自己的名字,也麻烦您不要问。我经历过为数不少的心理治疗,但自己主动走进心理咨询室,对我而言也是平生首次。

医生抬起头,熟练地摆出一个训练有素的微笑。“你慢慢说,”他尽力把气氛向朋友闲谈的方向调整,“什么都行,说你想说的。”

面前的男人也笑了,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眉眼间笼罩的惨淡稍稍散去,像凌晨四点无始无终的海棠。他把脚踝叠在一起,整个人显露出毫无防备的姿态。

少来这套吧,医生。男人慢吞吞地说,我就是想讲个故事,你也就当成故事听好了。

千万别当真啊,医生。

他又笑了。

我有个朋友。在我截至目前的可悲人生中,我一直都这样向别...

顾昀传

顾昀,字子熹,京都人。幼好学能武,甫冠,从钟蝉受学。元和年间,袭为一品侯,世称安定。昀少随军行塞外,盗起,举家歼焉。元和六年擢署指挥佥事,守备西北。不出五载,边境安定。蛮十八部负险者闻其威信,稍稍遁去。西南提督沈易素与昀善,用之随军,情谊日厚,以兄弟相称。

后帝遣昀于雁北,命昀寻皇第四子。寻帝崩,携第四子归,封雁北王,赐名旻。

新皇登基,洋人诣梁,献楼兰图,其上所注流金矿藏十余处。隆安帝询于昀,对曰:“觊觎他国之物,兴兵进犯,乃是不仁;抛却旧恩,毁约背信,乃是不义。”帝大怒,诏引出。昀袭侯三世,军威甚重,帝疑之,寻衅下狱。洋人来犯漠北亦危旧臣钟蝉镇江南昀请往西北帝允之

昀讨大宛,命提督沈...

咳嗽与爱

《咳嗽与爱》
双黑,太宰视角,部分参考现实。

“我要写篇杰作,写篇大杰作。”

啊啊,这样的大话,在未经思考的情况下就擅自宣之于口,这可如何是好。大概现在一半的日本文坛都在等着看笑话吧,“瞧吧,太宰也不过如此。”他们一定会抱着这样一种语气,脸上流露些许嗤之以鼻的得意,可,靠着贬斥他人作品方能获得自我满足的人,哼,也是不过如此吧?

明知道无法做到,可我还是动笔,这是徒劳之美。于我自身已没什么可供诸君了解的了,所以——

我想写的是已过世了的朋友,中原中也。

满大街的回忆文章都喜欢用深情款款的初见作始,我才不。中原中也,生于日本山口,家中长男。“凡走进此门者,皆捐弃一切希望。”他短暂的一生可以...

© 海棠褒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