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褒姒。

神仙鱼为渡大海宁断魂。

【皇权富贵】霍格沃兹·一段校史(01)

HP设定,格兰芬多丞x斯莱特林昊。

没有小红心和评论就不会想写要更新!(真实赌气)

看到范丞丞的时候,黄明昊没忍住吹了声口哨。

当然,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范丞丞的名字,只是单纯因为眼睛得到抚慰而感到由衷快乐。他拆了一包巧克力蛙,把包装袋里附赠的邓不利多塞进长袍里,第七张了――黄明昊忧愁地想,到底什么时候我才能抽到我日思夜想的萨拉查?

他的忧愁只持续了短短一瞬――黄明昊愣愣地站在站台上,身边是满满当当的大箱子和半袋子刚从对角巷买来的大釜蛋糕,巫师帽斜斜地挂在头顶。黄明昊觉得一切都乱糟糟的,而他的猫祖宗汀汀还一直不知收敛地在他脚边绕着圈――而且,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个红头发的,个子很高的,长得很好看的巫师,正在朝自己走过来。

然后那个红头发的,个子很高的,长得很好看的巫师微微低下头冲他笑了一下,是黄明昊吗?他问。

我叫范丞丞,格兰芬多,二年级。他这样说。

黄明昊眨眨眼睛,把范丞丞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圈,不出十秒又尽数扔了出去――走近看更好看了,他心无旁骛地想。

范丞丞的话不算多,也有可能是刚刚见面难免拘束的缘故。自我介绍后他又公事公办地解释了一通朱正廷因为社团缘故没办法来接他希望他不要生气云云――怎么可能生气。黄明昊的目光不留痕迹地落在范丞丞背后凸起的蝴蝶骨上,轻飘飘地想,我高兴还来不及。

简单聊了两句后范丞丞就不再说话,为了打破这沉寂冷清的气氛,黄明昊又拆了包巧克力蛙嚼了一会思考聊天途径,顺便把刚刚获得的第八张邓不利多也塞进了长袍里。

等会到了学校都要干什么啊?黄明昊明知故问。

……啊?哦。范丞丞好像刚回过神,怔了一下才开口回答他的询问。也没什么吧,分院,开学典礼,发布口令,上床睡觉。范丞丞觉得自己讲得干巴巴的,平淡如水毫无波澜,足以使任何一个对大学生活抱有美好愿景的新生望而却步。可面前的小孩子偏偏像是听得很认真,颜色偏浅的眸底跳着跃跃欲试的光。

嗯嗯,真是太令人期待了。黄明昊头脑放空漫不经心地附和着范丞丞,犹豫再三又掏出了一包巧克力蛙。

学长你要吃吗?新口味。他说。

然后他气定神闲地望着范丞丞愣了愣神之后接过,继而颔首道谢,表情平静得仿佛老僧入定――

――下一秒他就后悔了,因为他亲眼看着范丞丞从那包巧克力蛙的包装袋里掏出来了一张小卡片。

绝不可能认错,那是他朝思暮想的斯莱特林·萨拉查。


黄明昊走进新生大堂的时候大厅已经三三两两地聚集了不少人,他毫不留情地把一大包吹舌太妃糖扔在了正在人群中高谈阔论的朱正廷身上,等人回过头来又规规矩矩地喊了句哥哥好。

朱正廷也不和他计较,转头谢过范丞丞就拉着黄明昊坐在了他身边,顺手扶正了黄明昊从戴上开始就没正过的帽子。

书带齐了吗?朱正廷把汀汀抱在手里,转过头问黄明昊。

齐了。黄明昊笑了一下,真能操心。

朱正廷也不理他,把范丞丞拉到左手边坐好之后低下头去专心致志地玩起了猫。

分院仪式比黄明昊想得无聊――他终于亲眼见到了在他的卡片上出现过多次的邓不利多,和卡片上的也没什么两样,黄明昊想,或许还不如卡片上的,卡上的那个还会眨眼睛呢。

他百无聊赖地坐在下面看着一顶破帽子飞过来飞过去,同时充分利用了他那聪明早慧的大脑。在黄明昊数过去六个格兰芬多三个斯莱特林八个赫奇帕奇和四个拉文克劳之后,他终于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他站起来,把巫师帽摘下来递给朱正廷(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帽子又歪了,朱正廷愤怒地瞪了他一眼),慢悠悠地走上台去。

分院帽轻盈地落在他的头顶,黄明昊听见一个尖细的声音在他耳边萦绕,这声音一边大喊大叫着这可不太好办一边又在他耳边狡黠低语,宛若恶魔呢喃。黄明昊听到那声音轻轻地,用只有他能听到的音量说,你该去斯莱特林。

可你想去格兰芬多,为什么?分院帽的语气骤然疑惑起来――愿望并不强烈,这可真神奇――你想去格兰芬多做什么呢?或者说,你想去格兰芬多见谁呢?

可我不能满足你的愿望,非常抱歉。分院帽刻意把最后几个音节拉得字正腔圆,听得黄明昊简直想掏出魔杖冲它喊上一句阿瓦达。

服从命运的安排吧,小家伙。分院帽从他头顶飘离,回到邓不利多的手上,帽沿上下扑动扇出小簇旋风。天哪,你能想象吗,邓不利多?这顶破帽子浮夸地说道,太不可思议了,一个完美的――

斯莱特林!迎着全体学生期盼的目光,它大声宣判。

印有斯莱特林院徽的旗帜即刻悬挂下来,身着蛇院院服的学生们大声欢呼,为首的几个耀武扬威地站起身来――仿佛获得完美赞誉的是他们自己,而并非是台上那位少年――他们轻轻咳嗽清嗓,做出握手的架势,紧随其后的是拥抱,口令背诵与新的座席,用以显示他们对这位年轻斯莱特林的接纳与看重。

身姿挺拔的斯莱特林走了下来,他缓缓走下台去,走向了――

格兰芬多。

空气仿佛凝固,蛇院的旗帜从结果宣判那一刻起就在虚空飘扬,原本是为了宣示院威,如今却在几乎称得上是寂静的环境下透露出些许尴尬。

年轻的斯莱特林缓慢地朝着格兰芬多座席走去,他气定神闲地戴上那顶永远也戴不正的巫师帽,低下头去和范丞丞对视――汀汀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了范丞丞的怀里,现在正舒服地蹭着范丞丞的手心。

黄明昊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笑了起来。

喜欢我的猫吗?他问,问完又自己跳过了这个话题。

你听到了吧?我是斯莱特林。黄明昊迎着范丞丞懵懂的眼神,忽然有些赧然,却又不管不顾地破罐破摔起来。

所以快点把那包巧克力蛙里的斯莱特林卡片给我,我买了这么多年就见到了这么一张!

刚刚被分院帽大肆夸赞过的年轻斯莱特林,站在格兰芬多的院席里,底气不足地这样喊道。

评论(9)
热度(56)

© 海棠褒姒。 | Powered by LOFTER